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木博客

 
 
 

日志

 
 

难忘珍妮  

2009-11-23 22:36:39|  分类: 难忘珍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看到火焰般热烈的罂粟花时,我就会想到英国友人珍妮。她那热情的笑容,豪爽的性格,就像嫣红的罂粟花一样,使人惊喜,给人温馨。

那是仲夏的一天,珍妮邀请我们去她家用高茶(HighTea)。珍妮的丈夫已过世,大儿子也已结婚生子自立门户。这栋有四个睡房的维多利亚风格的独立式大宅里,只住着珍妮和她的小儿子,年过三十的凯思。我们先到花园里的阳光轩喝茶,那是间独立的小亭子,屋顶和四壁都是透明的玻璃,这样,无论风雨,都可以在这里欣赏花园的景致。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花园里分散的花畦、草坪、高大的果树、低矮的灌木和碎石小路。园子边的几畦罂粟开得如火如荼.尤其引人注目。

难忘珍妮 - 夏木 - 夏木博客

在珍妮和凯思的家门口

那时珍妮已年过六十。她常常把花白的头发浅浅烫过,梳在脑后,配上她那笔挺的鼻梁、薄而刚毅的嘴唇,以及炯炯有神的眼睛,显得十分协调。她的身材高大挺拔,因为发福,略微显得臃肿。也许正因为如此,她只爱穿黑衣黑裙,最多配上一条色调斑斓的围巾。珍妮的面貌并不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可凡是同她接触过的人,都会被她那颗年轻的心,以及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活力所感染。除了天性使然,她多年来教外国学生学英语,总同年轻人相处,也有一定的影响吧。由于她热情豪爽的性格,她与很多外国学生都建立起长久的友谊。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珍妮家做客。不解“高茶”为何意,以为就是喝杯茶,吃点糕点而已。在花园里喝茶聊天,不觉已到黄昏,心想,恐怕该告辞回家了,不料珍妮请我们转到饭厅入座。我这才第一次知道了何谓“高茶”。“高茶”与我们平常所说的喝茶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不像广东人吃早茶,虽以点心为主,茶也不能缺少。珍妮告诉我们说,“高茶”这个叫法来自苏格兰,一般安排在晚上六、七点钟。实际上,它就是一顿晚餐,只是不像正式宴客的大餐那样排场讲究而已。珍妮请我们吃的基本上是冷餐,有几种素菜沙拉,有苏格兰老蛋、咸橄榄、火腿肠、几种三明治等等。饭后在珍妮的客厅里喝着白兰地继续聊天。那间客厅真叫人惊讶,说得好听一点,可以叫它为博物馆;说得不好听的话,就像一个仓库。里面收藏了珍妮在世界各地带回的工艺品、纪念品等等,铺天盖地、堆满了每一个角落。房如其人,珍妮正是一个喜欢满世界旅行交友,收集小玩意儿,而不喜欢在家拾掇的人。

那天闲聊到九点,珍妮和凯思开车送我们回家。半道上,他们又请我们到一家名叫“三只马掌”的酒吧喝一杯。正赶上白昼特长的夏季,虽然接近夜晚十点了,可户外仍明亮如白昼。我们四人坐在酒吧外的木桌边,啜饮着香迪(一种啤酒和柠檬果汁或汽水的混合饮料)、杜松子酒和淡啤酒,享受夏夜的温馨。

    难忘珍妮 - 夏木 - 夏木博客

    在“三只马掌”酒吧喝一杯

   珍妮把我们这些来自海外的学生学者,当成远方来的客人,总想克尽地主之谊,让我们多有机会了解英国的文化和生活。

我还清楚地记得珍妮带领我们去参观肖伯纳故居的情景。那是个淫雨霏霏的春日,天色晦暗,冷风飕飕。珍妮打趣说,这就是典型的英格兰天气。小车一会儿穿过村镇,一会儿在蜿蜒的丘陵小路上行进。我晕车晕得厉害,本来就不谙地理,这时就更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知道肖翁住的小村子在伦敦与剑桥之间的某个地方,村名叫做欧特· 圣· 劳伦斯(Ayot . St Lawrence )。透过雨丝,看到村里那些枝叶繁茂的老树都挂上新绿,道路和房舍却隐藏在雾中。肖翁五十岁时才搬来这个村子。他之所以选择这里为终老的居所,还有个有趣的故事。珍妮说,肖翁曾来这里郊游,偶然看到教堂墓地里的一块为一位七十多岁过身的老太太立的墓碑,碑文中写道:“在她短暂的一生中…… ”云云。没想到肖翁对此大为欣赏,他说,既然此地人认为“人生七十犹短暂”,看来这正是适合养老的地方。果不其然,肖伯纳在这儿生活了44 年,直至1950 94 岁时才辞世。

肖翁住的那栋房子具有二十世纪的现代风格,房间大,采光好。肖翁的书房正对着花园,宽敞的大窗户使得园子里的桃红柳绿尽收眼底。书房里的一切都还维持着当年的模样:书桌上摆着一台老式的打字机,不知脍炙人口的《窈窕淑女》是不是就在这架机器上创作的?书房本来是不让参观者进入的,当管理人员得知同希的父亲曾陪同梅兰芳先生来这里拜望过肖伯纳,立即大为热情。不仅邀请我们到书房里仔细观看,还破例让我们拍照留念。站在公公余上沅曾经与肖翁合影的地方,不由得感慨万分;作为有名的戏剧教育家,公公从不敢奢望有这样青葱幽静的创作环境。文革中他备受迫害,早已离开人世,当年他与肖伯纳的合影也被当成“四旧”抄走了。

难忘珍妮 - 夏木 - 夏木博客

在肖伯纳故居的书房里

参观肖伯纳故居的那天,珍妮行走起来不是太利索,可能是她身体超重,导致关节难以承受之故。尽管走路一颠一跛的,她还是兴致勃勃地领着我们楼上楼下地细看。肖翁的那间厨房很大,那个年代没有微波炉、电炉或煤气炉这些较为小巧的炊具,使用的炉、灶、锅、盆都颇巨大。厨房里甚至还保存有肖翁的食谱,看了食谱才知道他是素食者。在肖伯纳餐厅的壁炉台上,仍和当年一样,摆放着甘地、捷尔任斯基、列宁、斯大林和易卜生的照片。在英国,很多作家故居都保存得相当完好,除了作家的手稿、书信等最珍贵的文物外,作家用过的杂物也尽量按当年的真实情况陈列,不会因历史变迁而进行人为的修饰。从故居走出来,肖翁的形象在我脑海里变得从未有过的鲜明生动,我第一次知道了肖翁的个人爱好,如酷爱洗澡,把每天洗热水澡看成人生最大享受,爱骑自行车,爱鸟等等。

英国是个盛产作家的国家,然而作家们大都喜欢居住在幽静的小镇,要想访问他们的故居并非易事。这次要不是珍妮驱车带领,我们大概无缘来此。

参观完肖翁故居后,珍妮又带我们上伦敦看音乐剧《吻我吧,凯蒂!》。虽然已经在银幕上欣赏过《窈窕淑女》、《音乐之声》等不少著名的音乐剧,但亲临剧场看音乐剧,在我还是头一遭。打那以后,我便喜欢上了这种生动活泼、雅俗共赏的舞台艺术。看完剧从伦敦回剑桥已是半夜,我们都已疲惫不堪,何况比我们年长的珍妮!要知道,她第二天还要飞去意大利,两周后还要去中国旅游。

这就是珍妮的风格:不仅自己的日程排得非常紧凑,为朋友和学生们安排的活动也是内容丰富,密度极高。

珍妮频繁地外出旅行,常常几个月没有她的消息。然后,从某个国家寄来一张明信片,报告她的行踪和观感。那年圣诞节前,收到她从加拿大寄来的圣诞卡。春天里,又听说她去了意大利。正等她来曼城与我们相聚呢,突然得到凯思报告的噩耗:她在意大利会友期间,突然心脏病发作,不治而终了。我们的心像灌了铅般的沉重,好久好久都恢复不过来。

珍妮非常喜欢中国。记得那天,她同儿子到我们在丘吉尔学院的海外院士公寓作客。整个晚上,几乎是她一个人在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们的中国之行。她深深地迷醉于桂林山水之美,西安兵马俑之雄奇,惊叹西安的百饺宴。她说:“中国实在是太辽阔太美丽了,我以后还要去,要去许多次。”可惜病魔过早地夺去了她的生命,使她再访中国的愿望没有实现。

还记得有一天晚上,珍妮和一位意大利青年来到我们寓所作客。当谈起肖伯纳的《窈窕淑女》时,她同那意大利青年就放声对唱起来,高兴得手舞足蹈,全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我们怎么能相信这么富有热情,这么眷念生活的珍妮真的离我们而去了呢?兴许,她是出外作另一次长途旅行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