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木博客

 
 
 

日志

 
 

地狱与仙境----印度见闻  

2009-12-04 13:23:50|  分类: 地狱与仙境----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狱与仙境----印度见闻 - 夏木 - 夏木博客 

 

    2003年春有机会去了印度,对我们的这位近邻有了更多了解,也有了不少感悟。

 

公路:看尽世态炎凉

    黎明即起,我们由新德里出发去阿格拉,参观印度人最为自豪的文化遗产——泰姬陵。

在豪华的旅游车内坐定后,我便睡眼惺忪地四处张望,对这个神秘的国度满心好奇。 

    阳历三月,处于印历帕尔贡月的尾端,江南还是乍暖还寒的早春,此地已是初夏。正午的阳光热力逼人,但晚仍清爽宜人。时光尚早,公路上跑的多是车身长长的货车。我注意到那些车几乎是清一色的印度国产车(TOTO)。车身装饰著色彩鲜丽的各种花纹图案,凸显了印度人的艺术天性。

地狱与仙境----印度见闻 - 夏木 - 夏木博客

随着太阳慢慢地抛离地平线,假日出游的私家车渐渐多了起来。哎哟!多数车都严重超载,7人面包车恨不得挤进14人,大人小孩像沙丁鱼般塞在车里,不能动弹。究竟是印度的交通规则过于宽松,还是形同虚设呢?不断有坐满乘客的巴士从旁边开过。天哪,那巴士之脏呀,简直堪称世界之冠,恐怕从出厂的那天起就没有洗过澡。车里的人直勾勾地瞪着我们看,我们对他们挥挥手,他们也笑嘻嘻地挥手作答。他们很快乐!坐在后排的一位美国少妇评论说。是啊,快乐原本不分贫富。

地狱与仙境----印度见闻 - 夏木 - 夏木博客

客车在一马平川的恒河平原上行进。既少见到绿茵芳菲的田园,更没见到湍急清澈的溪流,扑入眼的除了布满灰尘的简陋小店外,处处是黝黑的窝棚,臭气熏天的水沟水塘,还有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瘦骨嶙峋的贫民——难道他们就是“不可接触的贱民”?不时可以看到白色的神牛在街头漫步,或者在遍布垃圾的路边歇息。牛儿肩骨突起,外型雄奇,却同样瘦骨嶙峋,尽管它在这个国度里被尊为神。公路边,有时可以看到供沐浴的公共水池,男人们赤身裸体地站着冲浴,并不忌讳天体暴露,更不担忧水质不洁。与眼前景象成强烈对比的是那些外国大公司的领地,那围墙内的草地花圃的优雅怡然似乎在嘲笑着墙外世界的贫穷与悲凉。

   随处可见拖家带口的流浪者成群结队地游荡,导游称之为吉普赛人。他们饿了就在交通繁忙的公路边席地围坐,用手抓着摊在地上的食物往嘴里送,令人触目惊心!我不由得想起少年时代看过的一部名叫“流浪者”的印度电影来。影片中那位流浪者拉兹俊朗迷人,一度成为很多少女的偶像。真没想到还有机会来到印度,看到现实中的流浪者。令我失望的是,在尘土飞扬的街边找不到载歌载舞的浪漫,人人都避之犹恐不及。

这难道是泰戈尔的祖国?花香四溢的村落哪里去了?洁白的素馨花儿哪里去了?

悲哀呀,这的确是泰戈尔的祖国。在短篇小说中,诗人也曾作如此描绘:“无论你的目光落到哪里,到处都是阴暗与污浊。”令人心酸的是,一个世纪前的贫困景象,现在仍然举目皆然。工业化的后果,可能令环境更加污糟。导游对印度的两极分化毫不讳言,他说在印度的乡村里,有钱人只占百分之一至二,他们奴仆成群,生活舒适;而大部分村民却非常贫穷。他说,穷人的生活状况可能与八至十世纪前没有区别。导游又说,当官的都是有钱人,他们不在乎穷人的景况。

接着我们看到更令人难堪的事。离公路稍远的荒地里,常有三三两两的人蹲在那里。什么?他们把原野当成了天然厕所,随地大小便!可这是繁忙的公路边!文明?古国?跟眼前的景象完全脱节。古人说“衣食足然后知廉耻”,贫穷使人没有尊严,变得与动物无异?印度人却不这样看,我们的导游就泰然处之。他轻描淡写地说,随地小便只不过是印度人的习惯。他还讲了一则笑话加以印证。他说,布什总统访问印度时,主人问其观感。布什称赞了美丽的历史古迹之后,对印度人随处小便颇有微词。随后,当印度总统回访美国时,居然在华盛顿看见有人在树丛后小便。他大喜过望,连忙对布什说,快看!你们这里也有人随地小便!布什十分恼火,令人火速调查,原来那人正是印度驻美国的大使!全车人都哈哈大笑,关于印度人不文明习惯的话题就在笑声中化解了。

中国的偏远地区是否也是这样?正当我为眼前的景象震惊之时,一位从南非开普敦来的女士问我。不,不,不!不可能!我断然否定,认为把眼前的景象与祖国并列实在是奇耻大辱。这些年,我不仅去过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去过江安等西部小城,每次都感叹变化巨大。不过我还真没到过贫困地区,如果还有人过着如此贫穷如此不文明的生活的话,我们也应羞愧。我突然想起很多城乡结合部的脏乱差来,我们自己可能已经见惯不惊,而在外国人的眼中,是否跟印度的脏乱有点“大巫见小巫”呢?

 

我们也曾贫穷

眼前的景象令我如堕时光隧道,回到六十年代在重庆读中学的年代。一次,我随同学去探访朋友,去到临江门桥下的贫民区。穿过一排排黝黑破烂的夹壁房子,跨过门前的污水沟,我们走进狭窄的堂屋。还记得主人家请我们喝水的缺口的土碗,她家连茶杯都没有一个!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接触城市贫民的生活。

三十多年前下农村时,自己也落入困境。我住的是生产队会计的偏屋。阳光从巴掌大的小窗户照进来,散落在干打垒的土墙和凹凸不平的黄泥巴地面上,一张床和一个米柜是室内仅有的家具。不仅住房萧条四壁,我们衣衫破旧,打满了补丁。但是,我们和贫苦农民又完全不同,我们有基本口粮,家人定期给我们零用钱。最重要的是,我们中的很多人在心灵和精神上不贫穷。我白天在田野里干活,夜里却在煤油灯下阅读世界名著、自学英语。那时候,我们队的农民生活很苦,有人睡在四面通风的窝棚里,与粪坑为邻;有人饥饿难捱等不到麦子成熟就把青麦穗煮来充饥,……他们的贫苦常令我悲哀。

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多年,那些阴郁悲惨的景象早已成为历史了吧!

 

印度有两副面孔

正午时分,我们来到泰姬陵门外。刚下车就被包围在热浪、声浪、汗气和灰尘中。最受不了的是兜售纪念品的小贩,从三、四岁的幼童到皱纹满面的老妪,男男女女都有。他们采取人盯人的紧逼战术,一群人将你包围得举步维艰。我们只好采取目不斜视,充耳不闻,迂回闪避的策略。好不容易逃出重围,进了泰姬陵的大门。

哇!一墙之隔,这里完全是两个世界。

花园里绿草成荫,花团锦簇,流水清澈,优雅洁净。如果说途中的某些景象形同地狱的话,泰姬陵就好比天堂,人人都为之折服。亡故的王妃安息在洁白大理石的宫殿里,护卫灵柩的雕栏用彩色大理石花朵装饰,那些人工打磨的花朵薄如蝉翼,晶莹透剔。人们沐浴更衣来这里祭拜,女人们的莎丽色彩缤纷,好似天上的彩虹飘来人间,将这里点缀成仙境。

泰姬陵充满诗情画意,阿格拉红堡雄伟壮观,我们在新德里看过的寺庙宫殿也都古朴典雅、气度不凡,有的更称得上富丽堂皇。在新德里游览,其中心街道开阔平坦,建筑物井然有序,从印度门到总统府,到议会建筑群,处处充满现代气息。

可是咫尺之遥,与新德里一街之隔的老德里就是目不忍睹的赤贫之地,但是红堡在这里,贾玛清真寺在这里,这是旅游者必到之处。看到那些赤贫而肮脏的景象,人们常会感觉恐怖,同行的友人说它是“忆苦思甜”、“爱国主义教育”的好教材。

 

地狱与仙境----印度见闻 - 夏木 - 夏木博客建于13世纪的库杜布塔废墟

 

一本没有读懂的书

入夜,月亮如皎洁的玉盘嵌在星光熠熠夜空。站在新德里国际会议中心顶层的平台上向下看去,碧绿的林荫道和整齐的居民小楼尽入眼。极目远眺,灵曦堂嵌在城市的东南角,如白莲花般悄然开放。晚宴主人是印度理工大学教授古朴塔,他的妻子与媳妇也恭临盛会,婆婆热情大方,媳妇美丽端庄。身着白色制服的侍者端着各式烧烤小吃在餐台间穿梭,谦恭地微笑着向客人奉菜。

沐着清爽的夏夜凉风,畅饮着冰镇的荷兰啤酒,同来自世界各地的新老朋友谈天。如此优雅宜人的场所,如此心旷神怡的夜晚,与诗神泰戈尔那白发白须的高雅飘逸和他那些美丽的诗句似乎更为合拍——这是另一个印度。

古朴塔教授说,印度的确有很多穷人,不过也有些印度人不贪图享受,宁愿过淡泊简单的生活。有些住窝棚的人亦可能出身高贵,不缺金钱,但他们粗茶淡饭,衣衫褴褛,用一生的时间颂经拜神,修炼操守。

种姓制度,宗教信仰,-------印度这本大书,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读懂的。

 

                                              (完稿于20034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