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木博客

 
 
 

日志

 
 

鲁顿医生那不灭的炉火  

2010-03-03 16:20:21|  分类: 鲁顿医生那不灭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引] 吃完元宵,送走亲友,这个年才算是过完了。除了年节中的浓浓亲情和一件件温馨小事会留在记忆中历久不衰之外,我们常常也会联想到与过年有关的一些特殊的人来。

 第一次去鲁顿医生家是1988年春节。人在异乡,不放假休息,心里却割不断那份情思。大年三十的傍晚,我禁不住想念国内过节的情景:该吃年夜饭了吧?今年的春节晚会精彩吗?

浓浓的乡情化不开,电话铃响了。

我带你到鲁顿医生家吃年饭去。朋友的声音。

鲁顿医生?我不认识呵。我既惊讶又高兴。

途中,朋友告诉我,鲁顿医生年轻时行医,现早已退休,每逢星期天晚上,她家的门不上锁,任何人都可以去作客。不需预约,自己推门进去就是。我们赶到时,晚饭已经开始。因为是庆祝春节,饭菜都是中式的,去的人也多是中国留学生。端着饭菜在客厅里坐下来,心里却有点不安:不给主人打个招呼就开吃不太好吧?”“她可能还在厨房忙着呢,我们先吃吧。朋友四处张望了一下,说道。饭菜很简单,相当于盖浇饭,但是就着主人那份浓浓的情,觉得格外可口。

客厅里大约有三、四十个中国学生学者,还有几个小孩。大家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边吃边聊,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又逢春节,都挺开心,小孩子们甚至跑到客厅当中荡起秋千来。瞧,那就是鲁顿医生。朋友悄声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两位白发苍苍的女士走进大厅来。推着茶点小车的那位女士穿着粉红羊毛开衫,藏青色西裙,淡淡地抹着胭脂口红,神情谦和而有礼。手端糖果盒子的那位女士显得苍老些,她身穿已经洗旧的土白色衬衣和蓝色工装裤,一张圆圆的脸盘上刻满了岁月的风霜,齐耳的短发也已稀疏,整个人没有任何修饰,就像庭院里的那几株经年的柏树,朴实无华。当饮料车推到我们面前时,我站起来对着那位较为年轻的女士说:鲁顿医生,非常感谢您可口的饭菜。她没有答话,只是微笑着回过头去,望着拿糖果盒子的老太太。老太太轻声地回答说:谢谢你们来,我的门每个星期天都敞开,欢迎常来。她的声音也如其人,宽厚朴实,不带任何矫饰。认错了人,我弄了个大红脸。一贯反对以衣装度人的我,今天,竟在这上面栽了个大跟头。朋友没发现我的窘态,悄悄告诉我,穿着比较漂亮的那位女士是来帮鲁顿医生料理家务的。

后来又去过鲁顿医生家几次,每次都会发生客人不识主人面的情况。到她家做客的人大多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学者,各种年龄各种文化背景的人都有。客人们坐在燃烧着木柴的壁炉旁吃饭,喝咖啡,无拘无束地谈笑着争论着,常常忘记了主人的存在。

当时,鲁顿医生已经八十多岁了,她却一定要亲力亲为,哪怕手脚慢,她也不肯闲着,尽管有人帮忙张罗食品饮料。很多时候,还没等她忙完呢,人们都已告辞离去。有时厨房的事完得早一些,她也会悄悄地坐在一旁,听人们聊天。她很少讲话,更不愿成为人们注意的焦点。

春去秋来,客人来了去了,一拨又一拨,鲁顿医生照旧操劳着,她不记得客人的模样,更不知道客人的名字,她只愿明亮的炉火使浪迹天涯的游子感受到家的温暖。

最后一次去鲁顿医生家是1991年冬天。那天人少,只有五、六位客人,正好在剑桥定居的张太太也在场。从她口中,才知道了关于鲁顿医生的更多故事。原来,每个星期天的晚餐食物和饮料都由鲁顿医生亲自采购,以前她开车去采购,年届84岁高龄之后,开车不安全,所以她改为骑自行车采购。听了这番话,我真吓了一跳,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八十多岁是该安坐家中享清福的时候了,骑自行车采购这样的事太危险太辛苦,应该找人帮忙呵。

饭后大家一齐动手,收拾完毕围着炉火坐下来。难得有机会同鲁顿医生聊天,又难得她有兴致。听说我先生在剑桥大学机械系访问,她找出一本小册子来。大家才知道力学界知名的霍普金森父子均是她的亲人。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时候,约翰·霍普金森是英国有名的工程专家和物理学家,后来担任伦敦王家学院教授。小霍普金森也曾在剑桥大学工程系任教,是最早在实验室条件下应用电子技术研究弹性波传播的学者之一。为了纪念他的工作,把他在实验中所用的试件命名为霍普金森杆。霍普金森杆现在还在力学研究中广泛应用。可惜霍普金森父子分别因登山意外及飞机失事而英年早逝。

在聊天中还了解到,鲁顿医生还有德国血统,她的外公是大名鼎鼎的西门子公司的两个创始人之一。

鲁顿医生开放周日夜的传统从二战时就开始了。那时很多学生从德国和欧洲其它地方的法西斯魔爪下逃出,来到剑桥。就在这里,他们得到食物和温暖。鲁顿医生告诉我们,就是现在,还有从战火中跑出来的穷学生来这里暂时栖身。

炉火熊熊地燃烧着,鲁顿医生不时地添加一、两根柴禾,火光映照着她那朴实而又苍老的面容,我心里不禁涌出深深的敬意,但我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来,无论说什么好像都不合适。鲁顿医生几十年间默默地付出真爱,哪里是一两句轻描淡写的赞美所能表达的,相信周围的人跟我也有同感。身为富豪千金、名门之后,在这个重视物质的时代里,鲁顿医生完全可以选择另一种生活。她可以成天出入上流社会,结交贵胄名嫒;她可以住豪华大宅,锦衣美食,呼仆唤佣,坐享清福。没有,都没有,她没有花钱去美容美发,也没有花钱去购买时装,她把自己的需求压缩到最低,而花费大量钱财去资助穷苦学生。

在剑桥茫茫的人流中,当人们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骑着一辆带有大柳条筐子的自行车时,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个貌不惊人的老人,四、五十年来曾经救助过大批饥寒交迫的穷学生;她那熊熊的炉火给予过无数异乡游子温暖和慰籍!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