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木博客

 
 
 

日志

 
 

不情愿的非法越境  

2011-02-25 17:43:54|  分类: 不情愿的非法越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越国境,在小说和影视中无疑是紧张惊险的情节,没想到自己也于无心之中陷入那种尴尬的境地。

不情愿的非法越境 - 夏木 - 夏木博客

      1998年夏,去德国探望同希的三哥安东和三嫂德华,然后与他们结伴去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游览。我们选择的是国外很流行的巴士旅游,省时省力,花费相对不多。

德国与意大利并不接壤,必须假道奥地利或者瑞士才可抵达。当年我们还没有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到哪儿都得办签证。此外,当年欧洲各国的签证管理也没有现在简单方便。安东去旅行社登记旅游时,反复向他们说明,我们的签证只能在神根公约七国内通行,而瑞士不在此列,因此我们只能经奥地利去意大利。旅行社的职员一口允诺:“我们的车从奥地利走,没问题。”

在达姆斯达特上车后,司机兜兜转转,由市区到郊外,沿途接人。待所有旅客都上了车,抵达斯图加特时,已是店铺打烊,路空巷静的时分。从我们登车到真正开始意大利之旅,时间已过去5小时。

终于开始旅程了,我们都很开心。然而放松的心情却没有延续多久,因为安东发现车是奔着瑞士而去的。老哥急了,上前同司机理论:“一早说好从奥地利走呀,我们没有瑞士签证,不让进关怎么办?”天天在边境来回穿梭的司机,根本不把签证当一回事,他轻松一笑:“不会有问题,晚上睡觉没人检查。”看到我们仍然绷得紧紧的表情,他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吧!如果真是不让你们进去的话,我再绕道走奥地利。”打了这样的包票,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豪华的车,一流的路,没有丝毫颠簸的感觉。夜深人静,同车的人都相继进入梦乡。凌晨三点,到了瑞士境内的一个汽车休息站,车停下来。边关何在?何时过境?睡眼惺忪的一行人都回答不出来。空气清冽刺骨,朦胧中,四周黑黝黝山峰上的积雪若隐若现,宛如置身童话世界。

在托斯卡纳玩了五天,回程时,司机仍然坚持取道瑞士回德国,理由很简单:路近。虽然已顺利过关一次,我们的担心却有增无减。原因也很简单,回程是白天,我们的黑头发黄皮肤在大块头的德国人中间十分显眼。“没关系哪,过关时你们睡觉好啦。”司机毫不在乎。我们却没有他那样笃定,车还未到关口,我们已经顾不上观山看景,密密地拉上窗帘,头埋在靠背上,佯装睡觉。过关时,我从窗帘缝隙偷偷向外看,只见边防哨兵向我们的旅游车走过来。“都是德国人吗?”他站在车外问司机。“是的,都是德国人。”司机回答。同行的德国人也都笑咪咪地对哨兵挥手,异口同声地高喊:“都是德国人!”哨兵没再往前走,站在原地同司机讲了几句笑话,挥挥手,车开进了瑞士。

既然进来了,总不至于不让我们出境吧。我们这才全副身心地享受着在雪山峻岭、清澈湖泊间穿行的乐趣。过去一直认为德国人严肃、刻板、不苟言笑,真正同他们一道旅游,才看到他们开朗、随和、乐于助人的一面。

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边境的遭遇就没这么轻松了。

去马来西亚旅游是女儿琦琦的一番心意。她觉得我已经到过新加坡了,不如陪我去一趟马来西亚,让我有机会多看一些地方。在新加坡很容易申请马来西亚签证,也很方便地订到巴士酒店配套的自由行,出发时还在车上巧遇认识多年的东京大学教授盐谷义。在马六甲,入住的酒店很漂亮,阳台对着海,平台的泳池充满热带风情。有女儿相伴,又有熟悉马六甲的朋友热情导游,我们渡过了一个愉快的假期。

不情愿的非法越境 - 夏木 - 夏木博客

 思索着马六甲丰富多彩的历史积淀,回味着马来特色加上中华料理的娘惹菜的多滋多味,我们兴致勃勃地踏上归程。

从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接壤的新山出境。经过一段长长的步行路,来到新加坡海关。

一位海关职员反复地翻阅我的护照,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没有进新加坡的签证。”宛如雷鸣闪电一般,我惊呆了,怎么可能呢?不是在香港办好签证才来新加坡的吗?“你办的是一次性进入的签证,进出一次已经用掉了。”天气本来就闷热不堪,听到他的话,我立即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急出一身大汗来。

我被请进海关办公室,一位年轻的女值班员接待了我。我诚恳地为自己的疏忽表示歉意,说明是来新加坡看女儿,次日将乘飞机回香港。女儿也出示了她的学生签证,恳求海关高抬贵手。看到我们的担忧,那位值班员似乎也很同情我们的处境,但她没有决定权,必须请示上司。无奈她一次再次地请示,上司的回答都是不行。最后,上司从办公室走出来,也是一位年轻女士。她对我们说,海关不能办理临时签证,对持中国护照的人更没有回旋余地。她最后的这句话让我很窝火,没有办好签证的确是我的错,但是这样说岂不是对中国人太不友好?

我立即陷入一个死结之中。没有新加坡签证不能进入新加坡,那么我同样也用掉了马来西亚的签证,怎么能回到马来西亚呢?那位上司一推六二五,轻描淡写地说:“他们会让你进去的。”我立即联想到在法国戴高乐机场流连经年的那位可怜虫,当时特别能体会他的心情。退一步想,就是马来西亚海关让我们退回去的话,边境城市新山没有机场,还得去吉隆坡,想到当时完全不了解的陌生城市新山,想到关口那种乱哄哄的景象,我的脑子更是乱成一团,不知该怎么办?还是女儿比较镇静,她说,不管怎么样,先给小何打电话通报情况。小何(何鸿铭)是新加坡人,他在曼彻斯特读书时大家就认识。我们去马来西亚前就住在他家。在电话中,小何一个劲地叫我们不要着急,等他来想办法。

沦为非法闯关者,我们不能在办公室里停留,只能在出关一侧路边石栏上暂坐。天气闷热,浸透汗水的衣衫发出难闻的怪味。出关的人流匆匆从身边走过,不时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唉,自认为还算是奉公守法的人,没想到在签证问题上的疏忽(实际上也是一种无知)造成了这么大的问题,一转眼就由一个普通百姓跌落到流浪汉的地步。

小何和他太太李丽来了。他们想得很周到,还带上了我的机票和行李,怕万一谈不通,他们就送我过境。小何一到就有好兆头,海关的一位官员说看他面熟,可能在一起当过兵。小何直接找到那位主管上司,他们谈了半个多钟头,听说小何出示了我的机票,解释了我们的情况。他居然解开了这个结,那位拒绝给我入境的上司改变了态度,同意给我一个24小时的临时签证。小何事后对我们说,在新加坡,如果遇到什么麻烦,最好直接找主管的官员,那样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大得多。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非常感谢那位官员网开一面,使我们免去了更大的麻烦。这,也是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无论去任何一个国家,绝对不能忘记持有有效的签证。

当办好一切手续走出海关后,我好像还在梦中,不相信自己已经自由地回到新加坡。道旁的热带花木似乎更为芳香艳丽,就连曾经令我难受的闷热空气,似乎也温柔宜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