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木博客

 
 
 

日志

 
 

巴厘岛惊艳  

2012-02-25 16:40:37|  分类: 巴厘岛惊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厘岛是印尼的26个省份之一,其首府在登巴沙。

巴厘岛是印尼拥有的三千多个群岛中唯一的绿洲,它充满永生的宗教仪式及文静之美。

1597年,霍特曼带领的一支荷兰船队在这个绿洲登陆。这里苍翠繁茂,鸟语花香、气候温暖,船员称这里为人间天堂,不愿再回到风急浪险的大海。

                                                                                                   —《知性之旅:巴厘》

出行

说来你可能不相信,我的巴厘之行居然跟SARS(非典)扯上了关系。2003年四月,当那场瘟疫终于离开了香港,当被困月余的人们终于揭下了口罩,压抑困乏的身心都渴望著释放与舒展。当朋友一邀约,我们便欣然同意:好,一块儿去巴厘!SARS刚过,旅游业尚未立即反弹,四天三夜的旅行,乘国泰航空公司的波音飞机直航,人住准五星级酒店,还包括两天多的旅游活动、三天膳食,团费才1999元港币,真是低廉得令人不敢相信。

说来惭愧,一直对巴厘岛知之甚少,第一次对它有深刻印象还是缘自2002年10月的那场大爆炸。那时才知道巴厘岛多年以来已经成为西方人,特别是澳洲人痴迷的乐园,艺术家来这里寻找创作灵感,新婚夫妇来这里渡蜜月,寻常度假者也来这里寻求异国风情和大自然的惊艳。

要到一个恐怖份子不久前才袭击过的地方去,不能说一点儿都不害怕。网上的一道帖子却给我壮了胆,它说是有三大理由要去巴厘岛:第一,如果人们都不去,就是向恐怖份子低头,让恐怖份子赢了;第二,爆炸之后,巴厘岛的保安比过去任何时候都严密;第三,巴厘岛绝世浪漫,一生中一定要去一次。

巴厘岛惊艳 - 夏木 - 夏木博客

  迷醉

我们入住的是位于Nusa Dua海滨旁的拉玛达大酒店。酒店房间宽敞舒适,盥洗间超大而设备齐全,更有入户的大阳台。因为喜欢,印象自然深刻。后来去博鳌,入住金海湾大酒店(即,第一届博鳌亚洲论坛时,各国政要住过的地方)。一走进房间就觉得似曾相识,原来那客房的设计与巴厘的这间拉玛达酒店一模一样。

巴厘岛惊艳 - 夏木 - 夏木博客

 酒店大堂完全是热带风格,四面通透,凉风习习。酒店内有风情万种的花园,还有室内活动室和泳池。住地离海边不远,从酒店穿过马路,五分钟就来到沙滩。要想参与各种水上活动,只需走远一点,大概五分钟车程,可以骑水上摩托,可以玩风帆玩跳伞等等。很多来巴厘岛的游人喜欢水疗按摩,可供选择的店家更是多种多样。

不少老外住在酒店里悠闲度假。他们早餐后就披条毛巾拿本书躺到泳池边的躺椅上,游会儿泳看看书晒晒太阳,在泳池的饮料吧喝一杯。我们第一次来巴厘,还是想多走走多看看。刚一抵埠,我们就去看海神庙,了解巴厘人对海洋海神和恶魔的敬畏,欣赏印度洋的浩淼与无穷变幻。第二天,我们去了海龟岛,看珊瑚鱼、看斗鸡,与海龟合影。每天早晨打开阳台门,就听到远远近近的公鸡打鸣;每天外出,总见到无处不在的敬神祭品:是用嫩绿的棕榈叶编成的四方型的小碟子,里面放著鲜花、水果或其他东西。外出时,层层梯田和宁静内敛的寺庙常常扑入眼廉。来到巴厘,到处都弥漫著浓浓的异国情调。

巴厘岛惊艳 - 夏木 - 夏木博客

 纵然呆在酒店和海边已感心旷神怡,悠然自得。可是一趟“四季酒店”之行,却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惊艳。

整个旅程中,仅有一天自由活动时间。同行的几位香港女孩同一位开沙滩烧烤店的老板讲好条件:他驾车带我们观光,作为回报,我们晚上去他的店吃烧烤。半天时间能去哪里?原来他带我们去看豪华酒店。这些年来东走西闯,见过不少豪华酒店,专程去看酒店会带来惊喜吗?我半信半疑。

沿途道路通达、绿茵似锦、海滩宽阔、白沙幼滑,岸边有一座青葱漫延的寺庙,里面散置著数座造型简单的茅顶凉亭,还耸立著面目狰狞的石刻雕像,……。转几道弯又上几重坡,小车开上“四季酒店”的大门外。

这座酒店依山傍海,接待大堂高耸在山坡顶上,它两端敞通,远看就像一道富丽堂皇的拱门。渐行渐近,令人叫绝的景色从大门后一点一点地显现:繁花、奇树、曲径、茅屋、泳池、……,像是长卷风情画一层层由上而下地铺陈开来,碧绿、粉红、翠蓝、嫣紫、橙黄在眼前跃动,远端的大海壮阔静谧,在阳光下变幻著色彩,……。众人不禁看呆了。“哇!好美!”“太美了!”一声声赞美从心底里飘出来,飘出来……。这是天堂,还是尘世?

沿著台阶往下走,一栋栋茅屋造型的豪华别墅散布山坡,沿山边修建的座座泳池漾起层层涟漪,恍若与大海连成一体。管理人带我们走进一间供两人入住的小别墅,推门进去,一边是半开放式的起坐间,优雅而温馨;另一边是舒适的卧室和豪华的盥洗间,整栋别墅面对大海,花园和小泳池也对著大海。朦胧中,我仿佛看见一对情侣披著婆娑的树影,浸在暖融融的泳池中。花儿发出幽幽的清香,大海温柔地拍打著波涛,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大海上也洒进情侣手中的美酒,……。多么令人心醉的浪漫!

继续向下走,我们来到一片开阔的平台。尽管太阳还炽烈得令人不敢直视,但时近黄昏,人们已纷纷占据最佳位置以观察日落,所有的躺椅都坐满了。太阳渐渐向地平线下移,亮度慢漫减弱,最后变成个一个嫣红的大球一点一点地没入温暖的海水……。蓦地,金光敛尽,红霞飞升,只留下椰子树的剪影。

巴厘岛惊艳 - 夏木 - 夏木博客

 我去过拉斯维加斯,看过那些绝顶豪华,美艳非凡的酒店,比如威尼斯酒店、米高梅酒店等等。在那里,人们借助金钱,将建筑艺术与美学设计推到极致。这里的美,却借来印度洋的浩淼轻波,沾染些许巴厘岛的神秘气韵,是别一种惊艳!

 巴厘人印尼人

印尼有一亿二千万人口,90%是回教徒,还有少数人信奉基督教、印度教、佛教。巴厘岛上大概有三百万人,不过九成人信奉印度教。我们在巴厘岛仅是蜻蜓点水,目中所见只是一隅之地。

有城市的地方就有罪恶,有商业的地方就有欺诈。

巴厘岛惊艳 - 夏木 - 夏木博客

 除了享受美景,我们也有不愉快的经验。一次是在库塔的商业中心,车水马龙,霓虹闪烁,酒吧、餐馆、商店比比皆是,足可媲美任何一个现代商业街区。我们在人群中拥著挤著,欣赏异国情调的工艺品,看景也看人。一对满脸幸福的男女正在跟工艺品店的主人倾谈:“我们是来这里渡蜜月的。”新娘子的脸玫瑰花似的红润娇美,我的心里也涌出阵阵甜蜜。“小心!”同行的小胡突然从后面赶上来,他说有两、三个小瘪三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回头一看,真有几个贼头贼脑,不正经的小青年。接下来,逛街不再是乐事,双手紧紧地捂著手袋还不放心,两眼还前后左右地打量不停。

如果说逛街的紧张有点神经过敏的话,换钱时却遭遇了百分之百的欺诈。在一家餐馆吃午餐,看见紧邻的小巷内有个换钱的铺子,给出的兑换率比较高。小胡正需要换钱,便去换了500港币的印尼盾(当时大约是1港币换1000印尼盾)。接着,我也去兑换100港币。那两个年轻人当著我的面把钱分成十堆,每堆十张,一堆一堆地数给我看。看他们清清楚楚地数了两遍,能有什么问题呢?我拿著钱走了出去。也许是觉得钱的厚度不够,也许是换钱的小铺离餐馆有段距离,闲著也是闲著,我顺便点起钱来。怎么?少了一大截?!刚才明明看见他俩数的啊!我回到小铺,说是钱不对,那两个青年并不争辩,只说是钱不够了,不换了。说罢把港币退还给了我。把情况告诉小胡后,他一点数,差得更多,他也去退了钱。我们感叹万分,说那两个换钱的青年手快眼快,像是魔术师。

“这里的人九成是坏人!”气愤之下,小胡总结说。巴厘岛上有几百万人,大部分人居住乡间,以农作为生,而且大部分人信印度教。我们没机会去农家,没机会接近朴实无华的巴厘原住民,但我相信他们大部分还是好人。

对巴厘人虽然所知甚少,对于印尼却别有一种情感,因为有几位远亲从那里来。嫂子的二嫂玉眉是印尼华侨,她同弟妹们都是五十年代末期印尼排华时回国读书的。在国内上大学,又工作过一段时间。文革结束,国门打开后,她的弟妹们便相继去到香港。他们父母家住在印尼的一个小岛上,父亲是司机,家中八个子女,全靠辛勤劳动,以求温饱。玉眉的大妹妹雪梅心灵手巧,“在印尼那时,一看到电影上有什么新式服装,回家就用缝纫机做出来。”她说。我穿过她缝制的衬衣,吃过她们煮的印尼菜,看过他们用各种香料制作印尼调料,也尝过抹上印尼咖喱的凤梨和地瓜。

印尼,这个动乱不断的地方,令人感到神秘,又令人感到畏惧。可是从玉眉和她弟妹们身上,我看到的却是勤劳、善良和美丽。

四天时间,我们只呆在巴厘岛的一个小角落。只看到巴厘人所敬畏的大海和海滩,还没有时间去游历巴厘人最珍视的内陆,没有到访充满了美丽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村落、火山、宗教遗址。尽管如此,我已经明白,为什么400年前的那些荷兰船员到了这里就不想离开。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