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木博客

 
 
 

日志

 
 

剑桥的高桌餐  

2012-10-12 15:34:43|  分类: 剑桥的高桌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桥的高桌餐 - 夏木 - 夏木博客

  透过桔黄色烛光,可以看到摆着大小杯盘、锃亮刀叉、铺着雪白台布的长方形餐桌。桌旁等候入座的先生们个个西服笔挺,多数还披着英文称之为gown的特制黑色长袍;女士们则不拘一格,穿着各色各样轻松漂亮的衣装。随着一声锣响,低语声嘎然而止,人们垂头聆听当晚主席念颂拉丁文祷词。随后气氛又趋轻松,人们坐到餐桌边,开始翻阅菜单,无拘无束地闲谈,这就是丘吉尔学院高桌餐(HIGH TABLE)的“序幕”。

剑桥生活有着完全不同的侧面,既有风花雪月,令人迷醉的纯朴自然风貌,也有古风犹存的学院传统。

高桌餐虽然循古例,但亦随时代变化而不断变革。十九世纪中叶之前,“男女授受不亲”在这所中古学府里还大行其道,女士是不可以作为客人来高桌餐的。女士能上高桌吃饭,在很多学院来说,还是20世纪才发生的变化。丘吉尔学院没有沾染过古老的尘埃,它实在是学院中的小弟弟——1960年才建院。

剑桥的高桌餐 - 夏木 - 夏木博客 

同希两度入选丘吉尔学院的海外院士(Oversea’s Fellow),按规定可以享受院士的特权,比如,入住院士公寓,在四季常绿的草地上踏青,在院士休息室喝咖啡等等。此外,每周可在学院免费用膳七次,每季度还可免费请客八人次等等。时间富裕,也喜好社交聊天的人,尽可以天天“葡萄美酒夜光杯”,享受免费的高桌餐。天天忙于做学问绞尽脑汁,轻轻松松吃顿饭喝两杯谈天说地,也是不错的调剂。可是大多数院士都花费不起这个时间,除了晚间常需工作外,英国人的家庭观念也很重,他们愿意多与家人共进晚餐,享受天伦之乐。须知,现在的院士已经不是中世纪的僧侣了。平时去参加高桌餐的人很少,大多是独身的院士;若遇周末或有特殊菜肴,前来就餐的会多至五、六十人,用餐地点也会安排到比较大的餐厅里。一个学期的特色高桌餐常有四、五次,通知早早就送到各位院士手中,那常常是宴客会友的好机会。

高桌餐虽然是院士的特权,食品却并不奢华,一般不会超出洋餐的“定式”,即头盘、主菜、甜食以及咖啡。餐具却是讲究的,上好的瓷器配上银光闪闪的刀叉,每道菜用一副刀叉,吃甜食有专门的小勺。此外,每餐必有印刷精美的菜单,有院徽、菜名、酒名,遇到供应特别风味菜的时候,菜单上还有菜肴的典故。

同希参加过的最讲究的一次高桌餐是在耶稣学院(Jesses college),那次他被邀请参加该院一年一度的大餐。晚餐共有七道菜之多,刀叉摆了七套,排场比菜式更令人难忘。  

剑桥的高桌餐 - 夏木 - 夏木博客       剑桥的高桌餐 - 夏木 - 夏木博客
 剑桥的文人学者对杯中物自有讲究。

      通常每个学院都自设酒窖。席间一般只提供葡萄酒,菜单上会注明酒的名称和出产年份。关于酒,我们的知识很少,只知道英国人通常吃红肉,如猪牛羊肉等,就饮红酒;吃白肉,如鱼及各种家禽,则饮白酒。英国餐通常只有一道主菜,非白即红,所以搭配并不费事。常喝酒的人,一看酒名和出产日期就知道酒的优劣,譬如某年雨水太多,葡萄的品质不佳,该年的葡萄酒就不受欢迎等等。不喝酒的人可以把酒杯倒扣起来,侍者一看就明白。桌上也放有纯净水,可以自取,进餐时一般不提供可乐等其它软饮料。如威士忌、白兰地之类的酒精浓度较高的酒,均属饭后酒之列,也不在就餐时供应。在院士休息室的酒柜里,常年备有各种饭前酒和饭后酒,要喝可以自己取用,但饮用者需要留下姓名,因那里的酒是要自己掏腰包的。

 当用过甜食后,就意味着晚餐已经结束。此时又要全体肃立,敲锣为号,然后移师客厅喝咖啡、吃水果。愿意喝饭后酒的人也可以付钱买酒喝。这时,就不拘形式了,人们三五成堆地闲聊,或坐或站,有时沙发不够坐,有人索性就直接坐在地毯上。

出席高桌餐的时候,难得看到沉默寡言的人。剑桥人在这样的社交场合,往往把聊天变成了一门艺术,任何时候都找得出话题。他们饭前聊,饭桌上聊,吃完饭还聊,要是遇到知音,可以一直聊到半夜而不思归。由于学院的院士来自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研究领域,从这类闲谈中,往往可以了解科学研究、文化艺术中的当今热门话题。“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些饭局中的闲谈常使人开阔眼界,增加各方面的知识。

高桌餐讲究等级,小孩不能登堂入席,本学院的学生,不管是本科生或研究生,也都没有被邀请的资格。披黑袍的风光也不是人人有份,只有剑桥大学本校授予的博士或者更高一级的科学博士才有资格披袍就餐。由此可以看出,高桌餐之“高”字不是简单指桌椅之高,而是指“级别”之高。有些时候,院士和学生是在同一个餐厅就餐,但院士们是坐在较高的平台上,不用说,吃喝的内容也不尽相同。

学生们虽说不能上高桌餐的台面,学院每学期也举办不同宴会招待他们,比如,每年的迎新宴会和毕业宴会都很排场很风光。剑桥大学最古老的学院——成立于1284年的圣彼得学院为学生设置了特殊的宴客餐。朋友国兴是该学院的博士生,他曾邀请我们去参加过一次这样的晚餐。它不像高桌餐那样讲究服饰、礼仪、排场,而菜肴却一点也不差,喜欢喝酒的人更是如鱼得水,各种饭前饭后酒随君自便,价格已包括在饭费之中。

剑桥的高桌餐 - 夏木 - 夏木博客 

剑桥的学者们对于高桌餐已经习以为常,想改变一下口昧,想见见不同的人、聊聊天,或者想款待客人,他们就登记高桌餐。遇到名人生辰、重大事件或院士有重要成果发表时,饭前饭后也组织专题讲演,内容多是有关人文科学或自然科学的新进展或论争。讲演者常有相当好的口才,加上英国式的幽默和深入浅出的演绎,常使听众“如沐春风”。饮着深滤咖啡,听着这些教授名人们谈论科学文化艺术,难免对科学文化及科学家更加敬重,就像进入到一座崇高而洁净的科学殿堂,学者在这里受到尊重,觅到知音。

【后记】今年9月,又去了剑桥,又住到丘吉尔学院。剑河风光依旧,垂柳青青,古桥座座;丘吉尔学院的院落依旧,庄重中不失自己的风格。经营压力不小,各个学院也各出奇招开源节流。有风景的老学院,在特定的日子里出售参观门票,比如有名的国王学院的大教堂,入场卷售到7英镑。像丘吉尔学院这样的新学院,利用假期积极办会也成了赚钱的一招。为此,学院里昔日尊贵的绿草地,也划出一块来专供开会来宾停车。至于高桌餐,当然还是继续举办,不过形式上有了一些改变。比如,参加人数较少时,厨房会事先准备好所有食品,吃完一道菜,由当晚主席发令,大家把用过的餐具收到旁边,再自行取用下一道菜。当然,饭前饭后的规矩还是不可缺少的。

在剑桥期间,参加了两次高桌餐,一次人少,是半自助形式;另一次是学院迎接新入学研究生的宴会,欢快热烈。无论正规或是随意,听餐桌上的学术泰斗聊天,或者与兴奋的年轻学者交谈,都是愉快的经历。

无论经济衰退或是减缓,无论商业化的气息是否渐渐增浓,剑桥,还是全世界学子向往的圣地。看看那一个个新生的兴奋和家长的喜悦,就很容易受到感染。

下图是1991年春天,与江辉、小玉漫步于剑桥的“后园”。时光真是飞逝而过呵!

剑桥的高桌餐 - 夏木 - 夏木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